汽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俞大光心血凝成惊世响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1:54 阅读: 来源:汽油机厂家

见到俞大光院士前,曾被普及过原子弹常识:球状物,旁边是TNT炸药,中间是铀235再简单不过。真正牛的是一个叫同步引爆器的装置,这是引发大规模杀伤威力的枢机所在。任何有原子弹的国家,这个装置都是最高机密。

听了心下一凛。这位亲手缔造核弹引爆系统的专家,必是位巨人。

错了,老人身材瘦小,有些驼背。这位刚刚过完九十华诞的两弹功勋,微笑着蹒跚地去水房打水给记者泡茶,微笑着蹒跚地搬椅子、挪桌子,你不落座他也站着,你若插话他就耐心等着。

有着工程专家的缜密感回忆时间会精确到年月日,回忆团队会一字不落地说出全称,回忆场景会点出在场每个人的名字。

也有着工程专家的一根筋:我看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反映两弹一星事业的电视剧,2011年春节期间播出),这里面怎么没有朱光亚呢?不应该没有朱光亚的。演邓稼先的演员也和他长得不像啊。

老虎课、铁将军、神秘调令1962年之前,毕业于武汉大学、任教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的俞大光,从未想过自己会和原子弹、氢弹扯上关系。

按照正常路径,作为一个大学教师,俞大光的所有经历似乎意味着他将拥有一个更好的前程读研到一半开始教授专科课程,尚未结业就正式执教本科生课程,而研究生毕业时已成为哈工大电工教研室主任。

哈工大的校训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俞大光守持敬慎。他带领的电工基础课,考试前要考查,考查前要准备每个学生学习记录,学习记录上要详细记载每个人的作业完成情况、概念性错误出现频率。学习困难不怕,俞大光会特别辅导。但考试,没有任何通融余地。

几十年后他回哈工大探望故旧,午餐会上有人站起来敬酒:俞老师,我在哈工大记分册上唯一一个3分,是您给的。因为口试时说错了一个概念。

当年学生已是今日博导,3分教训毕生受益。

课是老虎课,人是铁将军,都是学生送他的雅号。他也欣然领受这顶帽子的寓意应该是敢闯敢为、铁面无私。回顾检查自己,还有距离呐,还应该加倍努力。俞大光哈哈一笑。

传道授业,十年文章。说起来,一纸调令来得突然且神秘。

1962年,正准备赴京参加高教部教材编审筹备会的俞大光,被教务处领导叫住了:中央组织部点名调他到第二机械工业部九局(又称第九研究所,今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工作,可借出差机会去该局洽谈一下。

去干什么?多长时间?一概不知。

在北京,俞大光马上联系了在二机部九局工作的老同学,反复追问下只有一句回复:来了你就自然知道了。

我很为难啊,我不知道调去干什么,这怎么表态?哈工大方面也极力挽留教研室离不开学术带头人,修订中的《电工基础》也离不开这位编者。时任校长李昌特意给他写了一封长信,甚至还想派另外一位教师替他调过去。

当然,都没起作用。一个刚刚独立的东方大国正怀抱一个莫大的理想,一群科学家和工程专家正悄悄集合于这个理想之下。原武汉大学教师、和钱学森一批回国的专家疏松桂向二机部推荐了学生俞大光电子工程技术骨干,正是所需。

他将与时代共进,当时的俞大光显然不知。成就这段缘分的仍是工科知识分子的一根筋:反正都入党了,那我服从组织安排吧。

罗布泊、蘑菇云东北来的俞大光终于整明白自己是来干什么了。

1963年春天,他被任命为二机部九所设计部副主任兼十五研究室主任。这个研究室的使命是:研究核武器的引爆控制系统和无线电遥测系统。

不知道怎么干。

情况是了解了,可是原理完全不知道啊。找人教?没人懂,自己去摸;找书看?基本找不到相关的书。

坚硬的土地,无从下犁。

一开始大家想依靠苏联专家,可是专家来了,也没有什么具体指导,只说让我们去工厂学习,接触实际也没有内容,也没有目标,只说接触实际。知识分子们很快就明白了,对一个国家能生杀予夺的机密,再慷慨的老大哥也不会与你分享。

世界范围内的核武器引爆方式正经历革新。原来的方法效率低,浪费了很多核材料。办法是把几个核部件聚拢在一起,快速地向它们提供中子。中子打进核内去激发裂变,而裂变本身又产生中子,再引发临近的核裂变,最后形成链式裂变反应,产生巨大能量。这个方法被内行称为枪法,美国投到广岛的原子弹胖子,就是枪法原子弹。

鄂州工作服定制

南昌工作服订制

东营职业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