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水皮A股捉妖的规矩树立起来比所谓救市更有用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2:19 阅读: 来源:汽油机厂家

水皮:A股捉妖的规矩树立起来比所谓救市更有用

每次行情都有涨10倍的股票,而其中不少事后证明只是妖股,妖股之后必有妖怪,但是有没有人捉,敢不敢、愿不愿、想不想、能不能,都是变量;因此,A股捉妖的规矩能不能树立起来,比所谓的救市更能带给大家信心。

A股不相信眼泪一个恶意做多的非典型样本   好多好多年前有一部苏联电影,名字叫《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故事讲的是什么,印象已经不深了,但是电影的情调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简单讲,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奋斗。

你相信有救世主吗?  如果不相信,又为什么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去主宰呢?把自己解套的希望寄托在政府救市上?把自己的资金投入到一个你自己都无法判断的市场里面去?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或许可以解释这种现象,但是,这毕竟不是主流,在A股市场的炒作中,杀庄跟庄斗庄是散户乐此不疲的事情,说起来也没有错,因为挣的就是对手盘的钱嘛,问题是,如果庄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厉害怎么办?庄家自己泥菩萨过江怎么办?市场发生了连庄家都对付不了的情况怎么办?  你想过没有?!  恒顺众昇是一个青岛的上市公司,主营电力系统发电设备的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和修理,2011年4月9日登陆创业板,2011-2013年的业绩并不如人意,利润分别为4989万元、5539万元和3793万元,扣非之后则分别只有4988万元、5401万元和788万元,尤其是2013年来自政府补贴的就有3048万元,而就是在2014年公司出台了一项庞大的股权激励计划,拟授近1800万于高管,占总股本2.85亿股的6.32%,行权价4.20元,有效性48个月,激励对象在解锁期内以30%、30%和40%比例解锁,解锁条件为扣非净利润2014年-2016年增长不低于300%、500%和800%。这种爆炸式的增长在2014年和2015年的上半年已经被“验证”,2014年公司的利润是10953万元,而2015年上半年则是20405万元,业绩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公司海外矿业业务和工业园的发展,主要是恒顺新加坡公司在印尼的拓展;而伴随这种增长的是公司高管从2013年11月即开始的增持计划,不但实际控制人甚至独董都在不断增持,2014年6月30日,贾全臣即完成50万多的增持,价格仅8.20元左右,而到2015年5月21日,严冬梅完成最后一笔公告的增持时,买入的价格已经是102元,这期间利好自然是不断的,必要的转让也是不可或评的。更让人感叹的是证监会一年前立案处理过一次无疾而终,这一回在恒顺众昇复牌之际又宣布立案查处,什么案由并没有公布,是信息披露的问题,或是内幕交易的问题,或是高管违规持股的问题,或是业绩虚假的问题,投资者只能猜猜猜。  或许只是巧合,恒顺众昇因为股权的转让从6月30日申请停牌,成功地躲过了股灾最惨烈的暴跌阶段,8月3日才复牌,停牌前股价已经从110元跌到了79.49元,复牌后四个跌停打到52.16元,这个价位上对应的市盈率是40倍不到。  前面提及的贾全臣是实际控制人,而严冬梅则是公司的副总,市场上知道严冬梅的人比知道贾全臣的人要多得多,原因就是严冬梅的增持方式异常的高调,高调到融资增持的程度,第一次是在股价68元左右,严以自有资金1500万元,融入国信证券专户3000万元,共4500万元买入恒顺众昇,第二次则是在102元以自有资金3000万元,融入国信证券6000万元共9000万元买入恒顺众昇的股票。毫无疑问,恒顺众昇高管如此高调的增持对于股价的上升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蹊跷的是,严冬梅第二次增持公布之时正是恒顺众昇第一次跌停之日,也就是说,严是买在最高点,根本没有出逃的机会,如果严的持股是不动的,那么第二次融资早已经爆仓被强平,第一次融资买入的亏损也超过20%以上,最低点出现在49元,这个价位肯定爆仓,也就是说,严冬梅两次买入的股票是血本无归,4500万元打了水漂。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是严冬梅安然无恙,在上涨过程中,严冬梅早已抛出获利了结,即便第二次也是早早止损离场,上市公司高管如此短线操作买卖自己公司的股票属于什么性质,这个回答只能请证监会来做,或者再次立案也是一种答案。  每次行情都有涨10倍的股票,而其中不少事后证明只是妖股,妖股之后必有妖怪,但是有没有人捉,敢不敢、愿不愿、想不想、能不能,都是变量;因此,A股捉妖的规矩能不能树立起来,比所谓的救市更能带给大家信心。

【相关报道】  深跌挡不住妖股 光力科技涨11倍  A股市场任何时候都不缺妖股。昨天,光力科技继续涨停,股价报收85.35元。这是该股自7月2日上市以来连续拉出的第23个涨停,较之发行价7.28元涨幅已达1072%。  作为新股暂缓发行之前的最后一批新股,7月2日上市的光力科技有幸搭上了本轮新股上市的末班车。更加幸运的是,这个主营煤矿安全监控设备和系统研发及生产销售的公司上市后占尽两市风光,一路涨停,至昨天在K线图上留下了23个涨停板。但光力科技并非两市唯一被资金相中的个股,在光力科技逆势创出新股“幸存者神话”的同时,6月30日挂牌的天成自控、7月1日挂牌的四通股份昨天也双双报收涨停,其中天成自控最新价57.99元,较7.27元发行价涨幅698%;四通股份报收50.49元,较7.73元发行价涨幅553%。此外,万孚生物、真视通、恒通股份等次新股也分别达到619%、592% 482%的区间涨幅。即使是前期匆匆打开一字板的蓝晓科技、恒锋工具,也在开板后颠簸向上,不断创出股价新高,蓝晓科技迄今涨幅329%,恒锋工具区间最大涨幅287%。  在股票月度涨幅榜上,20余只个股涨幅超过一倍,涨幅靠前的悉数为次新股。而值得关注的是,暴跌榜同样被次新股大量占据。曾创下涨停神话的暴风科技最新股价120.60元,较其327.01元的最高价跌幅达63%;去年年初上市的赢时胜昨天报69.66元,较最高价下跌66%。  对于调整市中的次新股奇迹,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新股发行,导致该批新股成了稀缺筹码,同时最近一两批新股的涨幅远低于今年以来的新股平均涨幅,给二级市场留下了炒作的空间。此外,盘子小、概念多、容易讲故事都是这些个股走牛的原因。但若过大的涨幅缺少业绩支撑,泡沫破裂之后的跌幅同样可观。(来源:北京青年报) “妖股”暴风科技是这样暴跌的  在刚刚过去的疯牛行情中,多家上市公司股价飙升,被股民们戏称为妖股,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属暴风科技。  自今年3月24日上市以来,暴风科技从7元的发行价一路飙升,36个涨停更是将股价抬升至惊人的327元,涨幅近50倍。此后暴风科技股价震荡,6月11日起停牌。7月13日暴风科技携10转12“归来”,在市场呈现千股涨停的大好态势下,暴风科技却一字跌停,此后股价如过山车般快速下挫。上周五盘中,创下了复牌以来的新低117.13元,相比于市值最高时减少了243.4亿元,缩水幅度超过六成。到底是什么催生了如此“妖孽”的暴风科技,请听小编细细说来。  机构对暴风科技的“围猎” 从二季度正式开始  暴风科技上市前最为大家熟知的就属中国三大播放软件之一的暴风影音,作为一家上市之初市盈率仅为22.97的公司,暴风科技的前景是受机构广泛看好的,据刚刚出炉的中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共有32家公募基金和3家券商集合理财合计持有暴风科技633.43万股,持仓市值约为19.5亿元。不难看到,在二季度的这波行情中,重仓的公募基金成为最大的赢家,在一些基金公司中也出现了抱团持仓的现象。通过基金的二季报可以看到,握有充足弹药的公募基金经理,在暴风连创新高的过程中成为重要的一大推手。  3月24日上市的暴风科技赶上了好时候。其时行情如火如荼,加之属于“互联网+”热门题材,暴风科技创下连续29个涨停后接着5个涨停板的纪录,中间打开涨停板的那一日,暴风科技的涨幅是5.89%。  统计显示,上市至今暴风科技登上龙虎榜的次数为41次,其中4月份有7次,5月份有18次,6月份有4次,7月至今有9次。  4月29日,通过营业部买入暴风科技2.97亿元,到6月8日,买入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最高时合计买入金额达到10.3亿元,当日龙虎榜上买入金额排名前五中有4个席位均是机构席位,6月10日同样如此。  与此同时,在5月13日之前的19次龙虎榜上,通过营业部的净买入均为正,净买入最高出现在5月4日,当日净买入金额为2.84亿元。  截至一季度末,暴风科技中投资者的机构包括社保基金、工商银行、华泰与华福证券以及10余家基金公司,它们也是为数不多的有幸中签者。  到了二季度,这些机构股东几乎全部撤出,新的机构投资者入场。这一次,机构投资者的持股量从36万股激增至633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也从1.2%增加至21.11%。  显然,公募在二季度成为暴风科技1757.25%涨幅的一大重要推力。  据统计,二季度中包括博时、广发、泰达宏利等至少19家公募的32只基金对暴风科技展开追逐,其中广发的3只基金合计持股约131万股,博时的2只产品合计持股约84.7万股,农银汇理持有63.5万股,泰达宏利价值优化成长也持有66.5万股。  对同一家上市公司的偏好反应在基金公司中,就是一些公募旗下的数只产品、不同基金经理对同一个品种达成了同样的认可——集中且大量地持有,这在暴风科技中也有较为充分的体现。  然而,市场行情就是如此的变化无常,二季度的“宠儿”暴风科技在最近的一个月却成了机构眼中的鸡肋。  7月13日暴风科技复牌,开盘毫无悬念地的“趴”在了跌停板。从当日的龙虎榜可以看到,前五大卖出席位中,前面四个席位均是机构专用。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7月14日和7月20日,公募等买方机构从此前的多头转眼间变为了空头。  7月13日以来,暴风科技9次登上龙虎榜,通过营业部的净买入金额均为负,净卖出最大发生在20日,当日净卖出金额为3.05亿元。  不过,同样有一些机构试图力挽狂澜,试图护盘止跌。暴跌开始后,龙虎榜显示买入金额榜上机构席位出现了5次,但护盘力度不大,这五次买入金额合计大约为1.1亿元。  多位曾重仓、或曾表示看好暴风科技的基金经理都在暴风科技复牌后表示不再看好:暴风科技已不再适合现在的市场行情。这是否算得上是间接的给暴风科技判“死刑”。  高管未放弃“治疗”  面对前后反差如此巨大的暴跌,暴风科技的董监高也是绞尽脑汁的维稳股价。7月13日,暴风科技复牌后一字跌停;7月14日,暴风科技预告,上半年净利润为343万元至801万元并表示,与上年同期相比,公司的品牌价值得到客户的进一步认可,营业收入持续稳步增长,同比增加20%-30%。;7月15日晚,暴风科技发布维护公司股价稳定的公告。  或许是因为投资者不满于公司维护股价的措施,15日晚间网上开始流传一份“暴风科技董事长冯鑫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100股”的虚假公告,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对冯鑫开始声讨。  自此,暴风科技开始连续抛出稳定股价的实质措施。  7月16日晚,暴风科技在澄清上述虚假公告的同时,冯鑫还以个人名义发出的《关于暴风科技员工增持暴风科技股票的倡议书》,承诺7月17日至21日增持公司股票,并连续持有6个月的员工,若因增持股票产生亏损由其个人补偿损失,产生增值收益全部归员工个人。  同时,暴风科技还于17日召开网上投资者交流会。“今天已有员工增持,具体买了多少股正在统计中”,冯鑫在交流会上表示,对于产生的亏损部分,由其本人全部补偿。  对于连续跌停一周的股价,刚刚上任的董秘毕士钧亦明确给出自己的观点,“目前公司股票的跌停是市场非理性下跌的结果,我认为目前公司的股价被低估,相信市场会认可公司的价值”。  冯鑫则指出,对于未来股价走势,公司已有相关预案。如下周股价继续下跌,公司不排除采取其他措施稳定股价。  同时,针对投资者质疑暴风科技之前的估值过高,复牌后补跌是在“挤泡沫”,公司董秘兼首席财务官毕士钧称,目前公司的股价被低估,公司股票的跌停是市场非理性下跌的结果,相信市场会认可公司的价值。  机构并不买账疯狂出逃  机构的增持让暴风科技上演了“神话”,但成也“机构”,败也“机构”。暴风科技股价暴跌的直接原因,正是机构的出逃。  在刚刚过去的疯牛行情中,多只个股出现了与暴风科技类似的情况,通过统计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些个股普遍是创业板的小盘股,流通市值较小,更适合于机构、基金等重仓从而达到“操纵”股价的目的,但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导致了在股价暴跌时机构难以出逃,造成股价连续快速下挫的情形。  据统计,当暴风科技7月13日复牌后,机构也开始了集中撤离。因其股价波动异常曾有4个交易日的交易信息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布。在这4个交易日中,机构专用席位共出现了15次,其中12次为卖出,卖出总金额为7.12亿元;另有3次为买入,买入金额仅有7223.40万元。只是由于股价连续跌停,买盘稀少,使得机构出逃并不顺利。以7月14日为例,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仅有6979万。7月20日,暴风科技股价出现转机,早盘即打开跌停。但是,前期参与拉升股价的国泰君安江苏路营业部和机构席位再次大举出逃。其中,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达4.27亿元。  暴风科技究竟何去何从  据报道,此前7月30日暴风科技CEO冯鑫也在暴风魔镜沟通会上表示,在经历30多个涨停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股价太高。暴风科技日前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预计公司归属净利润为343.32万元至801.08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5%至85%。  对于公司业绩下滑,暴风科技解释称,公司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对净利润影响较大;公司进一步推进“DT大娱乐”战略布局,致使期间费用大幅增加。其同时还乐观地表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实现稳步增长,同比增加20%至30%。  虽然说炒股是炒未来,但暴风科技的未来能否支撑目前的股价,很多投资者仍在谨慎观望。对于公司牵手深圳手势科技,试图通过构建多层次的频道流量导入模式,从目前来看,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此似乎并不买帐。  投资者不买账,机构更是焦头烂额。前期参与拉升股价的多家机构大举出逃,究竟还有什么能助暴风科技重获新生?(来源:凤凰网)

alevel补习机构

alevel课程难度

alevel数学教学

alevel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