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山东济宁检验检疫局离休老干部吴清溪病床上的老八路

发布时间:2020-03-20 13:28:40 阅读: 来源:汽油机厂家

病床上的“老八路”

——记山东济宁检验检疫局离休老干部吴清溪

本报赴山东联合采访组曲实强(执笔)

本报记者李长春摄

编者按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到来之际,根据中央部署的开展“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系列宣传教育活动要求和国家质检总局报道工作安排,7月21日至25日,本报派出曲实强、李长春、郭恒作赶赴山东,与山东检验检疫局王明鑑、济宁检验检疫局李梅和甄理组成6人的联合采访组,实地采访了历经八年抗战、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老兵——济宁局离休老干部,94岁高龄的吴清溪老人。期间,召开了由他子女和当年一些老同事参加的座谈会,对吴老的“老八路”故事进行了补充与完善。今天,让我们这些后来者读着吴老的抗战事迹,缅怀光荣历史,弘扬民族精神,将为数不多的抗战老英雄曾经的辉煌和不可忘却的记忆,一代一代地学习、颂扬和传承下去。

1942年,吴清溪(右一)在鲁南区委工作期间的领导和同事们。

1945年,吴清溪(左一)与战友们在毛泽东、朱德像前合影。

7月23日,采访组一行在山东济宁检验检疫局局长、党组书记鞠波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看望吴清溪老人。之前,大家都有些担心,感觉他已经住院三年多了,可能神智不是十分清醒,恐怕认不出我们。当他的长子吴立亭贴在老父亲的耳边说:“北京的同志和咱们鞠局长来看望你来了。”老人带着鼻腔中的管子突然挣扎着半坐起身来,断断续续地对儿子说:“你好好地陪着他们,认真地唠一唠!”

采访组一行抵达济宁后,吴清溪老人的孩子们起初建议不要采访老人,因为他上下都插着管子,不太方便,加上思路也不是十分清晰,说话很不方便。于是,采访组把采访改为了探望,其长子吴立亭含泪述说了88岁的母亲来医院看望父亲时,老俩口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脸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微笑着泪流满面……他们感叹时光荏苒,思绪回到了战火纷飞的青年时代……

他与母亲先后入党

很多人不知道,吴清溪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商检干部,也是一位出生入死的抗战老兵,更不太清楚他为国家的命运、民族的未来出生入死的那一段抗战经历。

1921年,吴清溪出生于山东苍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抗日战争爆发早期,他就投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鲁南区委赵博一区白山村党组织,秘密从事党的地下活动。据他之前回忆,当时他是以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村办小学作掩护,积极参加党的各种地下活动,并成为学生中的积极分子和骨干。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吴清溪在白山村周围20多个村子进行抗日宣传活动。他牵头组织成立了青年抗日宣传队,开展了一系列地下党的抗日宣传活动。

1939年7月,他因机智勇敢,有勇有谋,工作突出,得到了同事和组织上的认可,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年至1942年期间,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在鲁南及整个山东地区,制造了一系列清剿枪杀共产党员及抗日爱国人士的惨案。加上日军频繁进行大扫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革命根据地逐渐缩小,处于抗战期间的最困难时期。

这期间,他白天名义上以做泥瓦罐生意为掩护,晚上积极参与地下党组织的相关活动。

其母亲也在他的影响下,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也因表现突出,1944年下半年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母子一起继续在本村开展革命活动。

临危不惧“反扫荡”

在当时极其残酷的形势下,为积极宣传抗日,扩大和积蓄根据地的力量,在日伪军的严密封锁下,经常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召集党组织会议,部署开展了一系列“反扫荡”和抗日宣传活动。他曾回忆说,1943年下半年的一天,已秘密通知村里及周边20多名党员和积极分子在村附近一个山洞里召开会议。就在当天傍晚要开会时,一名到会的同志突然反映,此次会议的时间、地点有可能已被泄露。

以吴清溪为首的几位负责人得知这一信息后,起初就此次会议是否如期进行,有些犹豫不决,意见不统一。多数同志认为,该信息不够确凿,且已费尽周折下达了通知,大多数人员业已到会,地点又这么隐秘,没必要更改,来回折腾耽误时间。但吴清溪会同召集人经过缜密分析后认为:当时驻扎在党组织所在地的日伪军耳目较多,而且一直不遗余力地寻找地下党组织,同时也存在内部人员成分较复杂的问题,为安全起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很快说服了其他人员,果断带领同志们毅然决然地迅速撤离了山洞。

不出所料,就在全体人员全部分散撤离不久,日伪军很快赶到了会议所在地,先是喊话,无人应答,后又用机枪、手榴弹轰击,当时的那座山洞几乎被炸平。最终,日伪军无功而返。

此次成功撤离,及时挽救了近20人的生命,使当时的地下党组织免受了一次重大损失。由于当时撤离急促,一名支委在慌忙跑出山洞时不小心丢落了枪支,但为了保命已然来不及捡拾,事后该同志向组织作了交待并请求处分。当时,吴清溪出面作证,并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紧迫,能逃出来就是最大的胜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事非但未给处分,还就他们能够及时处置、保全了地下党组织,受到了上级组织的表扬。

商检领域大显身手

全国解放后,吴清溪一直从事党的基层组织领导工作,他很好地继承和发扬了我党早期形成的优良工作作风。建国前后50多年来,他经历了多次工作调动,每次工作调动,都自觉听从党组织的工作安排,从不讲条件,谈价钱。

1978年8月,吴清溪从地方部门调入刚刚成立一年的青岛进出口商品检验局济宁处任处长(正县级)。当时,他带领着14名干部职工,租住在济宁外贸局的部分办公房屋,面积不足80平方米,办公条件比较简陋。他们克服了各种困难,齐心协力,圆满地完成了所承担的济宁、菏泽和枣庄三地市的进出口商品检验任务。

1979年4月,在上级领导和当地政府的关心和大力支持下,吴清溪带领大家开始积极筹建一栋属于自己单位的办公楼。1980年12月,济宁检验处搬进了新建成的三层1000平方米办公楼,办公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检验业务也开始平稳发展,方方面面的工作进入一个良性循环阶段。期间,为支援地方经济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济宁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的成立奠定了坚实基础。

吴清溪领导并参与了济宁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的筹建工作,在此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直干到1980年离休。目前,94岁高龄的吴清溪老人疾病缠身,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在其头脑意识尚未完全失去记忆的时候,每当提及并回忆起抗日战争那段难以忘怀的经历和往事时,总是激动不已,并且时时表露出对党多年培养教育和关怀自己的感恩之情。

在庆祝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天,让我们缅怀抗战历史,弘扬民族精神,将全国检验检疫系统已为数不多的抗战老英雄们,当年曾经的辉煌和不可忘却的历史记忆,一代代地颂扬与传承下去。

子女眼中的吴清溪

老大吴立亭

父亲对我们4个孩子要求都很严格,他经常提醒我们的就是要政治过硬,不许给他丢脸。我们也都没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工作后陆续都入了党。按当时他的地位和关系,完全可以把孩子们安排在机关单位,也就是现在的公务员队伍,但我们4人全部进了企业,没沾他一点光。文革前,他在济宁地委工作时,他分管的妇联组织部门缺一个女干事,当时,我妈妈在企业上班很辛苦,想去,被他当场否定了。文革期间,大字报贴在我们家门口,他是第一批拉出来批斗和关进牛棚的,那阵子还是冬天,十分寒冷,我每天给他送饭。当时造反派有3派,我给他抄检查用复写纸复写3份。就是那段时间,把我的字都练出来了。我爸爸对党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他的群众基础相当好,晚上经常有群众偷偷来我们家里,小声告诉他:“吴书记不用怕,我们背地里会支持你的。”我们平时吃饭绝对不能浪费的,碗里不能剩一个米粒,必须全部吃光。我的衣服穿小了两个妹妹接着穿,根本不分男装女装,妹妹穿小了弟弟又继续穿。现在住院,他报销医药费时,经常提醒我们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不符合规定的医药费不要报。

老二吴丽丽

我是1972年正式参加工作的,在一家医院里。那时候,我们家每周要开一次家长会,我爸爸给每个孩子讲评一个月来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他每次都讲得非常细、非常具体,非常认真,该表扬的表扬,该批评的批评,毫不留情。记得我工作不久,我爸爸就来医院里了解我在单位表现情况,据说问得很细。那时候开始爱美了,我们单位一女孩穿戴讲究,发型时髦,用化妆品,在当时是很新潮的,我也跟着模仿她。我爸爸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要我在工作上向高标准的同志看齐,生活上向艰苦朴素的同志学习。主要是那时候都很穷,不具备爱美的经济条件,我们家也没有钱和人攀比这些,我当时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后来就自觉地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了,他很满意。

老三吴素君

我父亲穿衣服爱穿工作制服,平时他很少穿便装,这说明他对自己的工作有一种自豪感。他平时粗茶淡饭,作息规律,早睡早起,喜欢练剑,偶尔喜欢喝点小酒。我是我们家里唯一下过乡的一个孩子,又是一个女的,他有点不放心。那是1975年的事情了,我在山东腾州山亭区涝泉大队下乡,那时叫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父亲很不放心,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又是去了偏僻的农村。他多次来到我们大队看望我,询问村里书记我插队期间的表现。我当时表现十分积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吃苦耐劳、团结同志、尊重领导。1976年4月5日,我18岁那年,在我们30多个知识青年中我是第一个火线入党的。我父亲为此很满意、很自豪,我也算没有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

老四吴建亭

我是兄妹4人中最小的,父亲在我上学和参加工作以后,对我的成长进步格外操心。为了让我更好地锻炼和成长,18岁那年,父亲督促我于1979年去烟台船舶大队当了兵,使我在部队中得到了较好的磨炼。从部队复员回来参加工作不久,单位裁员,父亲为此格外操心,多次催促并资助我自谋职业。在他住院期间,仍再三叮嘱我干好工作,安排好家庭,使我深深感受到父亲对子女的关怀与呵护,我也从父亲的言传身教中学到了艰苦朴素的作风。我们小时候经常吃不饱,弄点地瓜面都是好东西,几个孩子分着吃。3年困难时期情况更糟了,饿死了很多人,他从前的一个下属小丁有一天突然来到我们家说:“吴书记我给你弄了3斤黄豆,你补养补养身体吧。”我爸很生气地跟他说,这年头谁不饿,咱当领导的不能搞特殊啊,愣是把黄豆给退回去了。

同事眼中的吴清溪

退休干部杨成新

吴清溪作为我们的老领导,我有两件事情印象特别深刻。一是1978年,“邹西会战”期间,吴清溪任工作队队长,相当于现在的现场总指挥。为了便于工作,给他准备了一个单间,便于开会和研究工作问题,可他坚决不要,坚持和大家住在一起,那真是同住、同吃、同劳动,一起下地推小车,以身作则这一点做得非常好,所以,他说话有权威,在大家的心目中有地位。二是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候我们的业务非常少,整天在办公室没事干,有一次,大家提议反正领导不在家,咱们看一场电影吧,说着大家就直接去电影院了。回来的时候,不巧正好被他撞上,把我们狠狠地批了一通,让每一个人都检讨、写检查。从此以后,单位里再也没有人敢违纪违规了。

副调研员褚庆和

他这个人爱憎分明,平时对同事关心、呵护、照顾都没的说,可以说是有口皆碑,可有时候批评起人来也是不留情面的。1979年,有一位新同志和企业有业务往来需要开发票,对方把票据单位名称“商检处”开成“酸碱醋”居然没被发现,拿回来请他签字报销。他当着众人的面训斥道:我看你是糊涂锅里下丸子。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那位新同志深感羞愧。他对部队转业干部要求很严,经常教育大家说,你们从部队回来,仅有忠诚、可靠、立场坚定是不够的,还要积极学习业务,尽快掌握业务技术,抓紧胜任自己的本职工作。我自己每天都要学习,不学就要落伍,你们更要学习。在他的督促下,转业干部都很自觉地加强了自身学习,不久都成为了单位的骨干力量。

动植检科主任科员付斌

大家都说了这么多往事,历历在目,恍如昨日。我感触最深的是那时候工作、生活条件那么差,吴清溪同志能够带领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全心全意地干好工作。譬如,到枣庄肉联厂出差,有时,为了解业务一线情况,他和我们一样乘坐公交车下企业,自带饭盒,到食堂买饭票,当时每天出差补助0.8元,大家从来没有觉得苦和累,工作积极性相当高、责任感非常强。

济南环钢度试验机厂家采购报价

万能试验机直销厂商哪家好

济南金相磨抛机直销厂家哪家好

非金属拉力试验机生产厂家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