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牌桌上的自由与平等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0:54 阅读: 来源:汽油机厂家

人过四十,精力下滑,明显的例子是打一通宵麻将,犹如生了一场大病,不休息一个礼拜,就不能还过阳来。所以中年麻友们约定,改为周末的下午娱乐,三四个小时过后,恰值晚饭,吃毕散伙,不失为修身养性之良方。至于输赢,那倒无所谓了,因为麻坛老将都知道:牌打三十年,输赢自家钱。

打麻将不赌钱,无异于结婚不圆房,那是毫无趣味的。钱到了麻将桌上,就不是钱了,而是一个奖牌,一面流动红旗,拥有者是不断变换的。人们迷恋麻将,正是由于麻将的规则暗含了人人平等的民主理念它彻底废除了几千年的世袭制、终身制、等级制,使每一个参与者均拥有同等的希望,而不是公有制的分房子,局级干部四房两厅、处级干部三房一厅。普通百姓呢,只能被动地等待那些狭小的余唾。再则,打麻将表面上看,无非是想方设法将另外三个人的钱弄进自家口袋,好像是商业投机活动,其实不然。因为一般说来,不熟的人从不凑一块打麻将,熟悉却心怀芥蒂的人不打麻将,牌桌上有一个陌生人心里就不畅快,输赢都不尽兴。所以说真正的麻将活动,乃是一种在友谊制约下的尔虞我诈活动,一种要享受从朋友身上散发出来的美妙气息的雅聚活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大字报批判邓小平,说他生活腐化,北戴河开会期间,休息时麻瘾犯了,但是三缺一,少一个气味相投的腿子。于是一个电话打到武汉,武汉的那条腿子乘了军用机,连夜飞来北戴河。此事究竟是否属实,不便考证;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因为这轶事具有艺术的真实性,符合邓小平是个性情中人不违心,不凑合,想跟谁玩不想跟谁玩,是很讲原则的。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与他打几场麻将,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曾与一高大汉子打牌,赢了他三百元,他就闹着要吃夜市,敞开胃口吃,尽量吃回些损失。岂料吃过了头,次日住进医院,打了五天点滴,又破费四百元。如此的小气,难怪在副处长的位子上磨蹭了八年还不进步。又一个大学时的同窗,打麻将时死不吱声,认真敬业的程度如同眼科大夫做手术出牌时犹豫不决反复斟酌,好像指挥联合国维和部队出战,生怕出了乱子。打麻将本是个休闲游戏,他反倒弄得比平时上班及处理夫妻矛盾还累人,又是何苦嘞!

1993年至1995年,连续的三年时间,我的生活坎坷而漂泊,反映到麻将桌上,便是漫长的臭手暗夜。十打九输,越输越想打,越打又越输。常常是下午取回一笔稿费,半夜就身无分文了。独自走在清冽的街道上,怀一腔郁愤,真是:风号大树中天立,月逼终南老城孤。一时间,想象的池塘皱起涟涟波纹,多情地替老天爷虚构了一副天下大任的重担,以为上苍有意苦我心志、劳我筋骨、夺我钱财,为的是让我将来谁主沉浮。于是我坚定一个信念:这回输了下回能赢,今年输了明年会赢,这辈子输了下辈子要赢。总之,我最终要胜利。正是有了这么一种可贵的精神,我才平安地走出三年困难期。

当然,我现在已经很少打麻将了,一是它太虚掷光阴,二是我已汲取足够的养分。不过,偶尔几个好友相遇,又正好三缺一,就难免摸上几圈,虽然依旧是输多赢少。朋友说:你输了钱,还能说笑?我答:你只能赢我几个臭钱,我的谈笑风生你是永远赢不去的。

苏州订做职业装

咸宁工服订做

贵阳设计工作服

周口西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