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5:57 阅读: 来源:汽油机厂家

“没出息,遇上事就知道跑路!”

北冥若离没好气地道,说时取出瓷瓶,将药替她敷于手背上。

这药清凉凉的,稍一会功夫,擦痕处已减轻痛感。

北冥若离顺手摊开她的掌心,在她掌心处抚了抚,见她掌心处有明显的一层老茧。

这老茧不像握剑所得,倒像是长年干粗活所致,于是开口道:“你要这文牒何用?”

桑雁雪见事情瞒不下去,便从头到尾将她的人生经历叙述了一番,除了她被人施暴,反抗中失手杀人一事瞒了下。

她觉得这种事,是她人生的一大污点,难以启口。

北冥若离听完后眸色加深,幽幽开口道:“所以你才女扮男装混进天门宗,为的就是替六王叔拿到《长生诀》?”

“徒儿,也是出于无奈嘛!”

桑雁雪压低嗓门回道。

她怕一句话不当,又惹毛了这位神仙师父。

北冥若离轻叹:“明日想去哪?”

桑雁雪好奇地望着北冥若离,他这句话好像是要陪着她一般,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见她不语,北冥若离道:“正好借着这段时间,让你在人世历练一番!从明日起,为师会教你些简单的术法,你要用心学着!”

桑雁雪嘻嘻一笑,这一笑中,不免放肆地抱住北冥若离的一条胳膊在怀里晃荡,待北冥若离发觉她的大胆,她忙识趣地放开,却在暗地里偷笑不止。

这一幕,让北冥若离生硬冰冷的心口变柔。

好似阿雪得意的时候也喜欢抱着人家的胳膊晃荡。不过那时候,抱得是阿雪大师兄的胳膊,不免让他有些醋意。

或许这种下意识的动作,只有在能依靠的人身上,才会不由自主地做吧!

这丫头在依赖自己!

北冥若离扯扯唇角,见时候不早,拉着她进了一家客栈。

为不引人注目,北冥若离用术法隐了自己的本貌,只留一层模模糊糊的轮廓在外。外人虽瞧不清他的面貌,但见他气度非凡,气场极大,对他十分恭敬。

“两间上房!”不等北冥若离开口,桑雁雪抢先一步道。

北冥若离望望她,她撇嘴,细声道:“这里不是天门宗,不直接一点,别人会误会我们的关系的!毕竟男才女貌嘛!”

北冥若离瞪她一眼,冲掌柜道:“就两间!”

哪知掌柜皱眉起:“不瞒二位,本店此时只剩一间房了,我看两位关系不一般,可否将就地住一晚?”

桑雁雪的如意算盘落空,北冥若离似笑非笑地点头,随后领着桑雁雪进了客房。

桑雁雪望着房中唯一的一张床,哈欠连天,清醒的大脑忙警惕起道:“师父这里就一张床,我们……我睡哪?”

她本想直接说,我们总不能同床共枕吧,这话若说出口,反倒会让她师父误会,忙改了口。

北冥若离好笑道:“自然是睡床上!”

“可若……徒儿睡床上,师父可不就要睡地上了!”桑雁雪缩着脖子道。

她还是担心惹毛北冥若离的,说话小心翼翼,边说边瞧着北冥若离的神色。

见北冥若离神色不变,微微松了口气。

北冥若离朝床步来,一屁股坐上床,道:“谁说为师要睡地上的!”

桑雁雪不好意思地搓起手。

这种时候,她脑子里全是些不堪的画面,忙双手抱住自己,一副防狼样,道:“徒儿虽已至婚嫁年龄,但至今仍是清白之身,徒儿这清白之身,是要留给徒儿的未来的夫君的。还请师父不要为难徒儿!”

北冥若离若有所思地望向她,拍拍身旁的床垫道:“过来!”

桑雁雪忐忑不安地望向他。

她已将话说得这般清楚,为毛师父还是不懂啊。

眼下,她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脆忤在原地不动。

“习完清心咒再睡!”一句清凉凉的话响起。

再抬头,见床上多了两个蒲团,北冥若离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上,已打起坐。

桑雁雪一额头的汗。

这人怎不早说打坐的事,自己哪里会想这么多。

害得他师父以为她有迫害臆意症,逼着她习什么清心咒。

清心咒,需屏弃一切心绪杂念。她现在的心境乱七八糟,修习这术,哪里容易。

好腹黑的师父!

桑雁雪虽心里叫嚣,但嘴上再不敢出声,乖乖地爬上北冥若离对面的蒲团,阖目打坐。

夜深,轻风徐,烛火摇曳,斑驳绰绰。

桑雁雪终于习完清心咒,伸了个懒腰,望望对面的蒲团,早已空无人影。

细一想,北冥若离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与她同床共枕吧,是她想多了。

忙了一天,累得骨头都酸疼,她将蒲团抛下床,身躯往床上一横,感觉这床特软,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北冥若离在她睡着后方才出现,随手化出一尊香炉,点上安魂香,继而用术法感应她体内阿雪的半片残魂。

奇怪的是,阿雪的半片残魂居然已融入桑雁雪的魂魄中。

北冥若离诧异地望着入睡中的桑雁雪。

一个凡人的魂魄居然强大到能吞噬上古之神的残魂,是巧合,还是命命之中已注定?

他的计划已被打乱,要救阿雪眼下只能杀了桑雁雪,取出那片残魂,然后用其它法子滋养那片残魂,待残魂苏醒后,再融入阿雪的身躯中。

他不知这么做还有几分把握,但他对桑雁雪,居然有些下不了手。

只指他素指伸伸,又收紧放下。

再等等吧!

继而紫影一晃,原动消失。

桑雁雪哪里知道,在睡梦间,自己差点从鬼门关走一遭。

翌日醒来时,北冥若离静坐在窗前的软榻上翻着书,桌上摆好了饭菜,全是她爱吃的。

见她醒了,北冥若离搁下书道:“洗漱后,用早膳吧!”

桑雁雪盈盈一笑。

这一笑,如同春花一般灿烂,让北冥若离瞧呆了。

北冥若离发觉,不知不觉中,桑雁雪越来越像阿雪,不只性格像,就连容貌也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变化。

他不知,是受了阿雪残魂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心里起了作用。

他心绪纷乱,无法再面对桑雁雪,眉头蹙紧,居然一言不发地原地消失。

---- 作者寄语:下午还有哈!

型钢弯弧机型钢冷弯设备

湖北黄冈市乡村自建房供应商

黄石125风力发电大弯头选购有讲究

内蒙古玻璃钢穿线管实力大厂家

郑州PE塑钢缠绕排水管连接规定

工地拉砖电动车加气块运输车自动装卸

商用扫码饮料机乌鲁木齐小型饮料售卖机加盟

郑州污水处理PE打孔管厂家发展方向

广州净化棚电话

平凉工地洗车平台公司电话